认识直觉:你天天在用它

    作者:彭尼·皮尔斯

 

    【编者按】我们似乎都犯了严重的错误,把自己的意识当作自我认知,以为我们只是我们所知的自己。但实际上我们对自己的了解并不全面,其中一部分的自己以一种言语呈现,需要我们花时间去适应。要听明白这言语,我们需要灵敏的耳朵去倾听心灵的神奇之音,仔细观察发生的一切,不去考虑这是否与惯常解释相一致。因为,正如荣格所说:“去谈论不可理解之物很重要,也很有益。”

 

 

    直觉与生活密不可分。要获得直觉,你得全身心投入生活并学习与之同步。你每日都在应用直觉,但你可能不清楚方式及时机。第一章将帮你定位目前活跃的直觉水平,告诉你何为可行。任何过程的第一步都像是播种,种子已埋于土壤但四周仍是黑暗一片。本章内容就像种子,教你留意新的认知方式,保持你的放松与接收状态。

 

    信息爆炸之外

    你会在早晨一睁眼就把要做的事项列张清单,考虑今天到底能完成多少吗?你感觉工作甚有压力,所以想变得更聪明、更敏捷,消化大量信息让自己更优秀吗?

    你的内心是否像位独裁者,组织和掌控你周围的人和环境以达到自我内心的平静?我们如此习惯于活在逻辑左脑布下的诡计中,以致我们对这些充满压迫感的情境习以为常。“救命!”有一天我想大声呼喊,“我被囚困在自己的线性思维里了。”

    或许你和辛西娅一样,她和人合伙创立了硅谷一家颇为成功的软件公司,经常会应用直觉来引导自己作决定。她每天要收上百封电邮,传真堆积、电话不断,却几乎没时间去应付,更别提去亲自整理一番了。她说她正在成堆的信息中迷失自我,直觉之势渐微。

    在节奏加快、问题趋于复杂化的当下,开发一种既不会被书面文档淹没,也不会被成倍增长的信息牵制的认知能力十分重要。想象一下,如果我们克制自己的冲动,不去收集信息而是转投于可靠的直觉,相信自己的第一印象,协调一致采取行动,那么我们就会知道任务应该由谁去做,而谁就会第一个去做。

    科琳,高科技公司的系统分析师,说到当她处于心灵开放状态时,每一个到她小房间闲谈的人似乎都各具深意。约翰心有灵犀似的正好手里握有一份她做数据表所需的报告;莎拉提供了关键的建议;而霍华德正巧认识一个人,正是关于新成立的工业部门需要咨询的对象。

     我们正要去发现这样一种途径,让我们摆脱左脑的专制,让事情进展得更快、更协调、更有效率。有没有可能在信息时代之后到来的就是直觉时代呢?

 

    左脑与右脑认知水平的差别

     无论我们收集到多少信息,如果只是依赖逻辑,那我们只开发了认知能力的一小部分(有科学家说只占10%),认识到的也是狭小天地。与直觉、智慧和心灵启示相比,我们左脑的认知平淡无奇,颇为无趣。直觉、智慧和心灵启示都是来自经验的,可以通过更强大的力量似有魔力的干预而加强。我相信,直觉是我们大脑智慧那另外90%的能力。通过直觉我们能更广泛地感知,获得一种更同步的理解力,将我们以及所有与我们适当相关的事实置于超越自我的某个状态。我母亲的一个朋友在60多岁时体验到了直觉之门的打开,她感叹道:“现在再倒退回去按老样子生活,感觉就像退化成虫啊。”

    过去,直觉往往和女性、艺术家、神秘主义者、诗人、神谕者甚至和疯子或其他社会边缘分子联系在一起。尽管现在直觉感知方式还是被知识界所轻视,认为是头脑不清、以自我为中心的表现,但一些作家,如约翰?拉德肖、玛丽安娜?威廉森以及卡洛琳?密斯却在普及有主见的哲学,鼓励大众去检视我们通过心灵创造现实的途径。

    宇航员埃德加·米切尔、物理学家迪帕·乔普拉、濒死体验研究专家雷蒙德·穆迪都在提倡超感认知与超维度体验,鼓励大众去探索超越个体存在的意识领域以提高我们的生活质量。此外,物理学家弗里乔夫·卡普拉告知我们:“要理解我们的‘全息’宇宙,解决当今的复杂问题,我们得超脱我们的机械式思维。直觉,现在看来,总算派上用场了。”

 

     如果我可以提高直觉感知能力

    列出10项在你直觉打开变强并能任你调遣后你会积极运用直觉的方式:“我想在接电话前知道是谁打来的电话。我想用双手去疗愈人们。我想要记住我的梦,有能力去更好地控制我的梦。我想做更多的艺术创作。”点燃你的想象,去追逐梦想吧。

 

    直觉绝非魔术秀

     直觉并非缪斯女神击中你的闪电,也不是对无限领域智慧的不劳而获。直觉至多能给你的普通意识带来明晰和精确,能将你带入对自身神性特质的敬畏体验。但直觉表现常被简单当成魔术表演。

    如果你用直觉去玩“20个问题”的游戏,或是去解读过去与未来,我会当你是通灵人士。有时通灵人士能做到十分准确,但他们关心的是“什么”,而非“怎么”与“为什么”,只在乎形式,不关注过程。我们如果只在乎形式,就体验不到先前已存在并创造了形式的那个过程,也体验不到那些勾勒出生命历程的更深层次的存在和灵性状态。执有偏见,我们确实可以很快得出看似有力的具体答案,但我们会漏掉赋予答案更深含义的前后组织关联。当我们迷恋于形式时,通灵现象很容易让我们迷惑,同时我们还得冒着风险把掌握更好生活方式的机会给放弃。 

 

    (更多相关文章,请访问张理军博士工作室官方网站:www.ceo8866.cn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3-09-05  【打印此页】  【关闭
张理军博士
友情链接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