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教练工具:删除潜意识中的信息

    全世界有越来越多的人知道荷欧波诺波诺的“零极限”境界。“荷欧波诺波诺”(Ho’oponopono)的“荷欧”(Ho’o)意为“导致”,“波诺波诺”(ponopono)则是指“完美”。也就是说,荷欧波诺波诺就是“使之正确”或“改正错误”的意思。

    荷欧波诺波诺的理念认为世上发生的问题都是“潜意识中的信息(过去的记忆)重播”所造成的。因此,人们烦恼、生病,为负债所苦、为公司的事伤神,都是“过去的记忆”所引起的。而且,过去的记忆中并非只有自己的记忆,更包含了宇宙诞生至今所有生命的记忆(集体无意识现象)。

    修正自己潜意识中的信息,就能解决问题;而且,别人的问题也可以借着修正自己体验“别人问题”的信息来解决。

解决问题的方法非常简单,只要重复“对不起、请原谅、谢谢你、我爱你”这四句话,就能解决所有问题。这四句话能清除我们潜意识中的信息,变成接近“零”(空)的状态,也就是达到“零极限”。

    所有的原因并非在自己的“外在”,而是在自己潜意识的“内在”。如果感谢和爱我们潜意识中的信息,就可以将这些信息删除。

 

    解决问题的夏威夷疗法

    最近,《零极限》的荷欧波诺波诺备受关注。大家知道荷欧波诺波诺是什么吗?它原本是古代夏威夷人传统的解决问题方法,而以这种夏威夷自古流传下来的荷欧波诺波诺为基础,夏威夷传统医疗专家、有“夏威夷州宝”之称的莫娜·纳拉玛库·西蒙那(MorrnahNalamakuSimeona,1939-1992年)女士根据自己的灵感,发展出可活用在现代社会的“透过荷欧波诺波诺形成的大我意识”(Self-DentitythroughHo′oponopono,以下简称SITH)。

    SITH与传统的“荷欧波诺波诺”有几个不同之处。

    SITH是独自一人来解决问题,与此相对,传统的“荷欧波诺波诺”是通过集体来解决问题。重点是在SITH之下,每一个人始终与“神性”(Divinity)直接连结,通过神性得到灵感。这可说是两者最大的不同。

    目前,SITH已在多样文化与社会背景下组成的南北美洲和欧洲实行,并在各种国际会议和高等教育的场合,例如联合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夏威夷大学等接受实践并进行推广。

    不单哲学家或思想家,这个夏威夷疗法也成为一种新的商业疗法,为商业界带来很大的影响。

    向世界宣传“吸引力法则”的影片《秘密》中的主要作者之一乔·维泰利,就称赞“荷欧波诺波诺”的力量远超过吸引力法则;日本船井综合研究所的创始者,同时也是经营顾问、作家、思想家,对日本各方面都有强大影响力的船井幸雄,更赞扬“荷欧波诺波诺”的精神。

    这里所谓的“零的状态”,是指“宇宙发生大霹雳之前的最初状态”。由于它还没有任何物质,因此也没有任何不完全的事。换言之,处于一切完美的状态,就是“零”的状态。

    荷欧波诺波诺的想法其实并不是一个全新的概念,它与佛陀两千五百年前开示的《般若心经》中的“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以及耶稣基督所说的“爱你的敌人”是一样的。

    也就是说,所有的原因并非在自己的“外在”,而是在自己潜意识的“内在”。如果感谢和爱我们潜意识中的信息,就可以将这些信息删除。

    我追随在1992年去世的莫娜.纳拉玛库.西蒙那女士的脚步,努力推广荷欧波诺波诺的精神,走遍世界,在各国举办有关荷欧波诺波诺的讲座。除了举办讲座之外,我同时还帮助各国人民删除种种信息。

 

    应用零极限概念建立高效组织

     《富在工作》一书就是要将荷欧波诺波诺的零极限概念应用在商业上,以建立最有效率的组织,并获得个人和企业最大的利益。

    荷欧波诺波诺提倡说“对不起、请原谅、谢谢你、我爱你”这四句话,透过实践而发生的种种奇迹,以及许多治愈的经验,证明它是非常有效的方法。或许有人认为荷欧波诺波诺与企业经营似乎扯不上关系,最初举办零极限的企业经营讲座时,也确实听到不少的质疑:“为什么要开设零极限的商业讲座?”

    对于以左脑来经营企业的人来说,在商场上说“对不起、请原谅、谢谢你、我爱你”,可能会感觉有些奇怪。你是否有一种莫名的预感——在商业上需要“某些”与过去不同的东西——因此对本书产生了兴趣?

    这种预感是正确的。

     世界正陷入经济危机之中,我觉得人类的商业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需要荷欧波诺波诺。我要强调,零极限正是商业上进行最有效的运作并获得最大利益的方法。

    利用荷欧波诺波诺做生意的最大特征就是“不期待成功”。这句话听起来或许有些矛盾,但零极限的方法就是使我们恢复零的状态,亦即回到原来的自我的方法。如果本来的自我是个亿万富翁,他就能成为亿万富翁;本来的自我对钢琴调音感到满足,他就可以成为调音师。

    莎士比亚说:“自己应该正直。”耶稣基督说:“请探索自己的内心世界。”苏格拉底说:“认识你自己。”荷欧波诺波诺说的也是相同的道理,它之所以不追求成功,是因为它认为人原本就是成功的,就处于完美状态,荷欧波诺波诺正是让人恢复成功而完美的“本来自我”的方法。

    那么,荷欧波诺波诺为什么能成为经营企业最有效率,并产生最大利益的方法呢?

    它重视“自己要像原来的自我”,换言之,焦点放在“事物本来的力量”。人出生时原本是完美的,可以直接接受来自“神性”的光。“开悟”的英文为“Enlightened”,正如这个英文字所示,是指“灵光显现”的意思,也就是说,人类原来已经具备灵光。

    这种光就是灵感,人若处于开悟的状态,光随时都可以照到自己,也能接受灵感。

    灵感因人而异,不可能完全相同。因此,人是独特的,每个人的角色和长处也不一样。当人依据这种灵感来行动时,就能完全发挥自己的功能,亦即将原本具备的才能发挥至极限。人若舍弃利己主义,以灵光显现的开悟状态,亦即保持人原来的形态接受灵感,就是人最接近本来自我的时候。同样的,企业组织若实践零极限的荷欧波诺波诺,基于灵感来行动,一切也能达到最合适的状态。

    不胜任某项工作的人被转调至其他部门或辞职,空出的位子则由最适当的人填补,职场的人事配置自然会达到最佳状态。但也有可能估计错误,例如原本被认为工作能力不强的人,突然以充满活力的专家姿态现身——应该没有比这个更强的组织和更能发挥能力的职场环境了。

    从这方面来思考,企业本身也有类似“人格”那样的东西。事实上,公司并非单靠概念和资本成立的,而是具有一个存在的意识。因此,业绩不佳,公司本身也会感觉痛苦;相反的,公司本身如果有“大我意识”的自觉,而我们又不加以阻挠的话,它自己就能带来订单,同时使业绩上升。

    我们在工作不顺利时,往往会认为是自己的“外在”有问题。但包括公司经营不善在内,所有问题的起因都来自潜意识的“内在”信息。并不是职员不好,也不是干部不优,当然更不是经营者、客户、公司,甚至整个业界的问题。

     若把公司当成一个生命体,重视并爱自己的公司,那么公司就会自动运作,为了达到目的——获得利益——而将企业本来的力量发挥至最大。

 

     靠自己就能轻易实践的秘密

    荷欧波诺波诺是“不论任何人”,“单靠自己”就能“轻易”实践的问题解决法。解决问题的方法非常多,但我相信没有比荷欧波诺波诺更简单、更易懂的方法了。正因为如此,以美国、欧洲、日本为首,这个方法正在世界各地迅速扩展中。

    在讲座中,参加者若反复提出类似的问题,我就会反问他们:“你认为如何?”

    实际上,运用荷欧波诺波诺,“任何人”都能透过自己直接与“神性”连结,因此不需要刻意去找寻。它不是宗教,因此没有深刻的教义和经典,也没有教主和先知。

    荷欧波诺波诺认为,我们人生中的问题是由潜意识中的信息(过去的记忆)所引起的。而所谓的潜意识,是指“宇宙诞生至今所有生命体经验的记忆”,而非只有自己出生至今的记忆。因此,如果将引起问题的信息删除,“任何人”都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其中最特别的是,别人发生的问题也能够被消除。这大概是其他问题解办决法所没有的一大特征。

    另外,它还认为自己潜意识中的信息与别人的信息是共享的,清楚这些是潜意识内共享的信息,也知道自己可以同时删除别人的信息。至于为什么可以,《零极限》与《富在工作》这两本书的内容会详细说明。

    总而言之,荷欧波诺波诺主张即使是别人的问题,我们只要删除自己潜意识里与之共享的信息,别人的信息也可以被清除——也就是说,“单靠自己”就能够解决问题。

    那么,要怎么样做才能消除问题呢?是否需要采取什么特别的做法?

    这也是荷欧波诺波诺的厉害之处。做法其实很简单,只要在进行清除时反复说“对不起、请原谅、谢谢你、我爱你”这四句话就可以了。在说这四句话的同时,我们潜意识中的信息就可被删除,进入极接近零的状态。没有任何困难,轻轻松松就可以进行清理工作。

    在我们的潜意识中,据说每秒会产生一千一百万位元的信息;相对的,我们日常感觉到(能够注意到)的意识,每秒只能处理十五至二十个位元的信息。因此,我们很难想象潜意识中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荷欧波诺波诺却能直接对我们无法窥知的潜意识中一千一百万位元信息发挥作用。虽然不能了解潜意识中实际是因为哪个部分的信息而引起的问题,却可以删除信息,恢复零的状态。

     而且,这是“不论任何人”都能“自己轻易”实践的方法。换言之,就是重复说“对不起、请原谅、谢谢你、我爱你”这四句话而已。

    这是零极限的荷欧波诺波诺最伟大的地方。没有任何困难之处,一切都在你的掌控之中。

 

     比经济学家更有效的企业救星

    扩及全球的经济危机,令人惊恐,但是叹息归叹息,却又束手无策。其实真正重要的是如何才能解决问题。

    对于这种经济危机,询问各国经济专家,没有一个人能提出具体的解决方法。他们仅强调这是20世纪30年代经济大萧条以来,百年一次的大规模不景气,可是又苦无解决之道。另一方面,这些专家又不断追究经济危机的原因,并且一致将它归咎于“计划”与“管理”的不当。

    我的想法正好相反。只要检验那些重视“计划”与“管理”的经营,亦即重视信息的“知识的经营”,看它们过去一年间产生了什么现象,就可以一目了然。

    我们可以看到每个人都认为经济不景气是源自“政府错误、业界错误或者是公司错误”,是自己以外的因素造成的,所有人都不愿意承担责任的不负责现象不断蔓延。即使未来花费数以亿美元来挽救经济,也未必有效。因为,未能预测到今天的经济状况,也无法提出有效对策的学者或经济学家,今后也不太可能提出有效的方法。

    相对的,零极限的商业基本上不至于发生提不出对策的情形。原因在于,荷欧波诺波诺是要消除期待与愿望,恢复零的状态,以发挥最大的经营效率,同时追求最大的利益。重要的是,它将焦点放在“事物本来就具备的力量”上。经营者自不用说,员工、供应商、销售对象、相关往来客户、股东等,分别将各自的能力发挥至最大限度,职场人员自然会实现最合理的配置,因此整个企业的生产力才能够提高。

    这种最完善的组织随时可以获得灵感,就算再度发生这种不可预测的经济危机,也能够以最佳的方法来回应。

    即使是优秀的MBA毕业生、在纳斯达克上市的新兴企业的经营者、世界顶尖的经济学家,或是动用所有人的知识与经验,都比不上一个来自“神性”的灵感。若想依赖最新的经营学或经济学,很遗憾,对于事业计划之外的突发状况,其回应能力几乎等于零。

    由此可知,对于零极限商业而言,所谓工作计划并没有太大的意义。如果采取荷欧波诺波诺商业手法,从过去开始一直在企业中进行信息清理的话,你就会认为此次世界性的经济危机只是“发生了应该发生的事”,而不至于大惊小怪,以及每天都要召开紧急会议。

    荷欧波诺波诺的商业还有一个特征,就是认为“发生的所有事件百分之百都是自己的责任”,这与目前世界上不负责任的风潮正好背道而驰。

    因为认为“百分之百是自己的责任”,因此对自身以外的问题也会负起责任,努力解决。潜意识中与别人相关的信息,是自己与别人共有的;清除这些共享的信息,也可以清除别人的信息。

    不怪罪别人,也不仰赖别人,只是清理自己——这种想法如果能在世界上普及,一定能充分回应世界危机。零极限的商业若继续在世界上扩展,就会使世界经济发生“质变”。

    就像生物接受放射线之后会发生突变一样,商业也将从竞争的商业彻底转变成荷欧波诺波诺的商业。我将这种改变称为“质变”。换言之,是从“计划经营”质变为“灵感经营”的时候了。也就是从“计划”和“管理”为主体的“认知的经营”,质变为以“灵感”和“自由”为主体的“智慧的经营”。

    不要再紧抱过去成功经验的“记忆”,请相信从零产生的伟大灵感,并依此去行动吧!我认为使用荷欧波诺波诺的零极限商业,对于现在的世界经济危机而言,是一个强有力的解答。

 

     分享1:忧郁症的姐姐不再忧郁

    Serene株式会社代表 平良.普亚.贝提

    我在五个兄弟姐妹中排行老三,母亲因为工作忙绿时常不在家,所以最上面那位大我五岁、同父异母的姐姐便以长女的身份照顾我们,甚至还肩负起照料母亲的责任。没想到30岁之后,她竟被诊断出患了忧郁症。

    我在25岁时结婚,生第一个小孩时她还非常高兴,并代替工作繁忙的我照顾小孩。从那时候起,姐姐就再也没有出过门,连去丢个垃圾都不愿意。当时我正开始接触各种课程,曾劝姐姐一起参加,接受个人咨询或远距离治疗,而且买了超过一百种的健康器具、健康食品,试过所有方法来治疗她的疾病,但每种方法只要没有效果,我就会立即放弃。

    到了2007年5月,姐姐以电视为伴的生活已持续了25年。这时我已了解荷欧波诺波诺的存在,并在当月为了上课而飞往美国。我将课程中的“12个步骤”应用在自己和家人身上,持续进行清理。之后,我觉得自己逐渐变得轻快。我接触了荷欧波诺波诺,并开始清除信息,经过大约半年,在2008年1月,姐姐已经会外出丢垃圾;到了6月,她也能到附近散步或购物,甚至来到我的办公室,这离家里又远了一点了。

    我又持续清理一段时间后,开始实际体会到“百分之百是自己的责任”的含义。对我而言,最大的困扰不是姐姐,而是自己心里的“不安”和“恐慌”被投射在姐姐身上。我发现,外在所有的问题都是从自己内在产生的。于是,我把过去所抱持的“想帮助姐姐,必须为她做些事情”的意识清除,并将自己内在觉得姐姐有忧郁症倾向的记忆一一删掉(例如问题一大堆、希望她正常一点、不要老找我麻烦、姐姐是我的包袱等念头)。

    以前我常想,如果我老了,姐姐会怎么样,并对此一直感到不安。为了消除这种不安,我让她看医生、吃药,却没有效果。其实,这只是我的记忆透过姐姐,以忧郁的形态展现出来而已;姐姐原本就是完美的,其他的事情完全是我的记忆。

    发现了这一点后,我毫无罪恶感地将姐姐的问题忘掉。原本就应该完美的姐姐恢复了健康,而我也因为上述的清理工作,找回了心理的健康。

    最近,我们两人还一起回到阔别了20年的故乡——台湾——旅行。过去不断争吵的两个人,谈话内容也变成了:“下一次打算去哪里玩?”

 

    (本文摘自《富在工作》第一章。它是《零极限》作者修·蓝博士最新力作)

 

    (更多相关文章请访问张理军博士工作室官方网站:www.ceo8866.cn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6-01-19  【打印此页】  【关闭
张理军博士
友情链接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