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鲁克为什么能早两年预测到苏联解体?

 

    有因必有果。今日社会上的任何事情都和几年、几十年乃至几百年前的历史有关。已经发生的未来,这正是彼得·德鲁克作为社会生态学家一个最重要的论断,作为决策者要学会从“已经发生的未来"角度思考、决策。

 

    德鲁克一生出版过41本巨著,其中有本书叫《管理新现实,这本书于1989年夏季在美国第一次出版时,就备受瞩目。然而,受到瞩目的原因并不正确。几乎所有的评论人——美国境外的评论人甚至超过美国境内的评论人,都将注意力集中于书中的第四章“苏联解体”,他们都认为这个标题太离谱了,尤其是这一章提到苏联当时已经开始分崩离析。例如基辛格博士就写道:“德鲁克一定是疯了。”两年之后的1991年,苏联真的解体了,而正如本书所明确指出的,它是被非俄罗斯的民族主义所摧毁的,如波罗的海、乌克兰、高加索与亚洲地区的民族主义。

 

    德鲁克为什么能早两年就预测到苏联会解体呢?即使是赞美德鲁克这本《管理新现实》的评论人也都认为,这是一本关于未来,即预言的书。然而,在德鲁克看来,这本书讨论的所有议题都不是“预言”或“预测”。他所叙述的,全都是现实。德鲁克说,这本书的基本论点是,未来30年或40年,甚至更久的重要议题,早就被过去半个世纪所发生的事件界定了。本书要传达的主要信息是,决策者,包括政府、大学、企业、工会与教会里的决策者在做决策时,必须将那些已经发生的未来纳入考虑范围。他们必须知道哪些已经发生的事件并不符合自己原来的设想,从而认识新现实。

 

    《管理新现实》的主题不是讨论“即将发生的事”,也不是讨论“下一个世纪”。这本书的论点是:“下一个世纪”已经在我们现在的生活里出现了;事实上,我们早就进入“下一个世纪”了。虽然我们现在还不知道答案,可是我们知道问题是什么。我们可以采取的行动已经有迹可循;那些虽受欢迎(即使不具破坏性)却注定失败的行动,同样也已经有迹可循。那些正在出现的新现象,与政治家、经济学家、学者、企业家和工会领袖们所注意到的,以及在各类图书和演讲中所讨论的问题并不相同。最具有说服力的证据,便是充斥在现代政治和经济中深刻的不实际感。换句话说,这本书谈论的虽然不是未来学,目的却也是在于界定未来几年将会成为事实的关注焦点、议题和纷争。

 

    我们现在所面对的一些最棘手的问题,刚好是过去的成功所造成的,例如:福利国家制度的成功、20世纪才兴起的财政国家制度的成功,以及知识社会的成功。我们所面对的一些最大的障碍,就是已经过时,却仍在支配大众的注意力,并限制我们的见识的口号、承诺和议题。另外,一些快被人们遗忘的古老教训又再度变得有意义起来,例如19世纪的奥匈帝国和英国殖民统治下的印度,它们的经济发展经验对民族主义和殖民主义所造成的冲击,对俄国的未来有很大的启发作用。这正是本书包括很多历史题材的原因。

 

    知识分子与学者倾向于认为,观念首先成形,然后再引导形成政治、社会、经济与心理层面的新现实。这种情形确实会发生,但它只是例外。通常,理论不会在事实发生之前出现,理论的角色在于有系统地组织事实。理论的作用在于将孤立的事实转换成“规则”和“体系”,再转换成可以被学习和传播的知识,最重要的是,转换成一种可以被广泛应用的知识。理论组织新现实,但是理论很少创造新现实。

 

    德鲁克的这本《管理新现实》早在信息爆炸的20世纪90年代之前就已经出版。他认为,信息不仅仅是一种科技,就如同瓦特的蒸汽机不仅仅是一种科技一样,信息是一种组织的原则。信息爆炸必然会结束,因为它只是把信息当成一种传统的科技,但是信息与传统的科技不同,正如250年前的瓦特蒸汽机与传统的机械动力来源是不同的一样。从18世纪60年代的瓦特时代到最近数十年,位居首要地位的科技都建立在本书所说的“观念”上。信息是一种“认知”,信息里的个别“片段”是为了整体而存在的,这是“信息革命”最基本的特质。

 

    德鲁克说,要分析“信息革命”的完整意义还言之过早,可以确定的是我没有这种能力,毕竟,人类用了整整100年的时间(直到1781)才理解笛卡尔与牛顿在17世纪引发的知识革命的意义,而且这还要归功于当代最伟大的思想家康德(17241804)

 

    德鲁克的《管理新现实》并不是一本讨论哲学的书,这是一本写给决策者与希望成为决策者的人的书,他们大多依据过去的现实来做决策。例如,大部分图书与大学课程仍然假设工人阶级与体力劳动者是主要的“人力资源”,但是在发达国家中,工人阶级与体力劳动者已经是少数,快速增加的“知识技术人员”(knowledge technologists)才是新的、全然不同的主要劳动力。在体力劳动者作为主要劳动力的假设下所做出的决策,对“知识技术人员”而言是完全错误的决策。

 

    在这本书的开头德鲁克指出,本书并没有自称要指出“答案”,但本书试图让21世纪中以信息为基础的知识组织的决策者提出正确的问题。这本书所关注的并不是以后我们要怎么做,它所关注的是:面对一些即将发生的新现象,我们现在要怎么做。在一些自我设定的限制下,这本书试图为读者勾画出一幅蓝图。

 

    德鲁克以一位“社会生态学家”的身份洞悉社会的脉动,掌握经济的趋势,对政治进行深入观察,加上他善于以动态系统思维的模式把相关和不相关的知识、信息、资料转化成不一样的创见和概念,同时又以冷静且近乎孤僻、开明又保守、创新又务实、中庸又前卫的旁观者立场洞察已发生的重大事件,试图勾画出一幅未来的社会蓝图。

 

    本书读来十分轻松惬意,置身于德鲁克所描绘的一幕幕历史事件与社会影像中,实在是一大享受。这本书所关注的并不是以后我们要怎么做,它所关注的是:面对一些即将发生的新现实,我们现在要怎么做。如何从旧问题中,找到新现实,进而主导未来。这是为企业、非营利机构、非政府组织、政府部门,乃至于医院、学校、教会、宗教团体所著的一本佳作,当然也是政界领袖、企业家和高管、学生以及知识工作者必读的一部好作品。相信你读完此书之后,会和我一样赞叹作者对社会事件的透视力与掌握核心问题的罕见才能及创造伟大机会的前瞻智慧,我们不得不说:“德鲁克是一位社会思想家。”

 

    本文摘编自德鲁克著《管理新现实》序言、导读部分

 

    作为社会生态学家的德鲁克:

    德鲁克不仅是管理学教父,他还是不折不扣的社会生态思想家,其实他还是了不起的小说家。追随德鲁克,一定要读东方版德鲁克,深刻领悟“大师中的大师”的社会见识和对人性的洞察力。

 

    东方出版社德鲁克作品一览

 

    适合于德鲁克粉丝日常诵读的四本德鲁克经典思想

    《卓有成效的工作管理》

    《卓有成效的社会管理》

    《卓有成效的组织管理》

    《卓有成效的变革管理》

 

    德鲁克社会生态学著作

    《变动世界的经营者》

    《后资本主义社会》

    《养老金革命》

    《已经发生的未来》

    《德鲁克看中国与日本》

    《管理新现实》

 

    德鲁克生前仅有的两部小说

    《行善的诱惑》

    《最后的完美世界》

    东方出版社好书荟萃——德鲁克、稻盛和夫、畠山芳雄,一个都不能

    “东方德鲁克”畠山芳雄:这样的干部辞职吧!

    彼得·德鲁克定义正确的事情,“东方德鲁克”畠山芳雄定义把事情做正确!

    读了德鲁克,再学畠山芳雄,一脉相承,保障管理落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4-05-07  【打印此页】  【关闭
张理军博士
友情链接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