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亿美元的华丽梦想:米老鼠来到中国

  这是迪士尼迄今打造的最大、最高(197英尺)的童话式城堡。城堡内一家华丽的公主主题餐厅,有着铅框玻璃窗、绘有精美图案的天花板以及看上去仿佛属于凡尔赛宫的吊灯。

  上海——“米毛鼠”正式亮相。

  周四,在有中国政要出席的仪式上,华特·迪士尼公司(The Walt Disney Company)在雨中为上海迪士尼度假区揭幕。这座主题乐园耗资55亿美元打造,设有酒店区,代表了这家美国风味十足的娱乐集团在中国经过辛苦努力获得的成果。“我们梦想成真了,”开业仪式开始时,迪士尼的首席执行官罗伯特·A·艾格(Robert A. Iger)喜气洋洋地用汉语说。

  游客冒雨参加上海迪士尼度假区周四的开业仪式。一年多的精心策划使得乐园的开业顺利得出奇。

  耗资55亿美元修建的上海迪士尼度假区,让中国向一个独特的美国品牌敞开了大门,并树立了跨国公司在中国做生意的新典范。

  这是迪士尼在中国大陆修建的第一座乐园,被视为中美关系的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标志。艾格朗读了奥巴马总统的贺信,信中称这座乐园展示了“我们双边关系的潜质”。中国国家主席的贺信则称,这个经过近两年艰苦谈判的项目展现了“跨越文化的合作精神和顺应时代的创新思维”。

  仪式中也有不那么一本正经的时刻:在华丽的奇幻城堡前,国务院副总理站在舞台上打趣,表示雨是好运的征兆——“下的是美元和人民币,”他说。迪士尼拥有该度假区43%的股份,而国有控股的一个中国财团拥有多数股份。

焰火点燃,喷泉涌出,打扮成迪士尼公主的演员兴高采烈地走上舞台,30多名舞者和旗手欢腾起舞。

  鉴于迪士尼帝国其他地方发生的事件,这一幕的气氛有些不协调。艾格周四凌晨4点被叫醒,得知佛罗里达州当局发现了莱恩·格雷夫斯(Lane Graves)的尸体。这个孩子周三在华特·迪士尼世界的一座酒店被鳄鱼拖入湖中。艾格给孩子的父母打了电话,并在声明中表示:“身为父亲和祖父,我对格雷夫斯一家人的巨大损失感同身受。”

  近日里,艾格和他的公共事务团队在上海近乎全天24小时工作,同时还必须应对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周日爆发的大规模枪击案。从很多方面来说,奥兰多是迪士尼公司的地盘。受害者中有迪士尼的员工;还有后续报道称,凶手奥马尔·马廷(Omar Mateen)早前曾去过迪士尼世界的购物中心,被监控器拍到。

  在上海,一年多的精心策划使得乐园的开业顺利得出奇。过去数十年里法国和香港迪士尼乐园开幕时发生过的文化失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在上海的乐园出现。

  “我带女儿来这儿是因为她喜欢米奇,”度假区开业当天,28岁的张艳(音)带着身穿公主装的7岁女儿李欣艺(音)赶了过来。张艳说她来自扬州,路上开了三个小时的车。

  艾格希望这个度假区从一开始就完美无暇,但无论有过多少经验,做过多少规划和焦点小组访谈,迪士尼都难以准确预测中国游客涌入大门之际会发生什么并据此做好万全的准备。他们会购买米老鼠耳朵发箍吗?他们会逗留多久?他们会理解排队等候是迪士尼体验的一部分吗?

  “对很多问题我们都毫无头绪,”上周六,艾格边说话边在度假区内阔步前行。度假区当时处于试营业阶段,在那个异常闷热的日子里,共有3.5万名游客涌入。

  到目前为止,答案大多是正面的。“火鸡腿、玉米热狗、汉堡包、爆米花——也就是人们可能称之为美式食品的东西——全都大受欢迎,”艾格说,“这是我们没料到的。”

  米老鼠耳朵是卖得最好的商品之一。“我看到就连一些男士也戴着它们,”艾格说。

  艰巨的开业准备工作——包括种植240万株灌木,储备7000种周边商品,培训1万名员工——一直挑战重重。前些天,工程师正为一处精巧的白水漂流游乐设施的完工而紧张劳作。此外,“飞越地平线”——一种飞行模拟器,能让游客产生掠过埃菲尔铁塔(Eiffel Tower)等世界名胜之感——遇到了一些技术问题,一度导致游客排队等候四小时。

另一方面,“探险家独木舟”——在美国叫“大卫·克洛科特的探险家木舟”(Davy Crockett’s Explorer Canoes)——受到了某些人的误解。

  “人们最初登上独木舟的时候,并未意识到自己必须划桨,”艾格说。“于是我们的两名剧组成员”——迪士尼乐园员工的专有称谓——“要负责为大约载有30名游客的木舟划桨。”

  虽然迪士尼只拥有这个度假区不到一半的股权,但分析人士称,其潜在收益依然极为可观。迪士尼将把该主题公园43%的收入纳入囊中,其中包括来自周边商品、食品和酒店的收入。周末和节假日的单日成人票价为499元人民币(约合75美元)——在中国属于正常价位——非高峰日为370元。(相比之下,迪士尼世界的票价分别为125美元和105美元)。

  迪士尼还将收取这个度假地的管理费和相关角色的版权费。另外,迪士尼希望上海迪士尼乐园可以让中国人对它的电影、玩具、服装、电视节目、电子游戏和书籍更感兴趣。

  中国市场即便只是少量增长,也会对迪士尼造成重大的财务影响。该娱乐集团上一财年的收入为525亿美元,来自亚洲市场的收入占比7.5%。迪士尼未披露更详细的信息,但野村证券(Nomura Securities)分析师安东尼·迪克莱门特(Anthony DiClemente)估计,2015年,迪士尼在中国市场获得了10亿美元的收入;剔除来自香港的收入之后大约为7亿美元——这对迪士尼而言只是九牛一毛。

  由于上海度假区的开业关系重大,艾格本人对准备工作极为投入。他预先品尝过这里的食物,包括米老鼠造型的北京烤鸭披萨,以及在他看来“极具中国特色的”海鲜酱火鸡腿。他就游乐设施操作员的服装发表过意见,还亲自为一尊沃尔特·迪士尼雕像选定了放置地点。“我说,‘不不不——我想让它离城堡更近一些,’”他回忆道。

  巡视期间,艾格穿过了主题公园中心一个15英亩大,专为较年长游客设计的花园。部分是由于中国曾长期实施一孩化政策,上海迪士尼乐园必须具备强烈的超越代际的吸引力。当“幻想曲旋转木马”的音响系统播放《玛丽·波平斯》(Mary Poppins)里的《让我们去放风筝》(Let’s Go Fly a Kite)时,艾格指向一片樱花树丛,那里有12幅以马赛克拼成的壁画,上面是由迪士尼角色演绎的中国十二生肖。

  “我们认为这组壁画会成为非常受欢迎的拍照背景,”他说。迪士尼从2005年开业的香港迪士尼乐园中得到的经验是,中国人喜欢在天马行空的建筑立面前給自己拍照。(艾格本人属兔——他1951年生人——在壁画中,这个生肖由《小鹿斑比》[Bambi]中的桑普[Thumper]演绎。)

  旁边就是迪士尼迄今打造的最大、最高(197英尺)的城堡。城堡上一家华丽的公主主题餐厅,有着铅框玻璃窗、绘有精美图案的天花板以及看上去仿佛属于凡尔赛宫的吊灯。

  艾格以这种富丽堂皇为例,来解释他称之为“迪士尼的不同之处”的东西,意即以极为耗时、极为昂贵的方式呈现所有的一切,让竞争对手极其难以模仿。

  然而,艾格突然变得不那么兴高采烈了。走出城堡时,他发现十几个人蹲在这栋建筑的门厅里。

  “这是因为我们还没有足够多的长椅或者乘凉之处,”他说。“相信我,这个问题很快就会得到解决。”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6-06-26  【打印此页】  【关闭
张理军博士
友情链接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