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观察思考 > 人物

朴槿惠凭啥能令金正恩寝食难安

 

 

美国《时代周刊》年度明星人物是奥巴马,但在网投票上,连任总统的奥巴马远远输给了方方当上国家元首不到一年的金正恩。基于“我爱我家”,《时代周刊》最后使上评委最终评断权杠杆把金正恩摔了下去,但这丝毫不影响金正恩在仅仅一年执政里所留给世人的沉稳、老到、暴力、诡道的强势形象。

 

金正恩绝不简单。朴槿惠上任后一定会这么审断朝鲜半岛北边的最高话事人。

 

但是,再不简单的人,也都有他的简单死门。先前赖以成功稳政的个人性情和执政手腕里,金正恩不无暴戾、专断和无常(他日或会去减),这正是他不得外交要领的“致命”死门。而这,正给了朴槿惠找到乘虚而入的机会。

 

朴槿惠是个不念旧的。一个杰出领导人所该具备的领导力元素,都可以从朴槿惠身上找到。敢作,敢为,敢担当,敢独断拍板,这些都应有尽有。更让人敬服的,是她以弱女之身,敢逆父辈之道而走自己的路。对于韩国选民的选票,这是难能可贵的。但对坐北南望的金正恩,这是寝食难安的:这个朴槿惠不简单。

 

朴正熙当年赖以建功立业推动韩国经济大飞跃的财团垄断政策,朴槿惠上来就给之一闷棍,直接剑指由朴正熙一手创立和作大的“财阀症”。不念旧人,不走父道,不袭沿旧政老策,不愧对殷殷于己的韩国选民。朴槿惠的执政风向标已隐隐初现。金正恩如果还指望曾经与金正日有过一面之晤的“余情”未了,那就大错特错。

 

跟外界谈及自己的梦中情人,朴槿惠曾不无幽默地说,那人是中国的赵子龙。这话不是来献媚中国文化的。赵子龙,史有其人,在《三国演义》里是个一等一的忠臣,即便后主是个阿斗,赵子龙也不改其可鉴丹青之忠心。朴槿惠梦情赵子龙,非因赏欣演义小说里的男性阳刚之美,而是情有独钟这个人物对自己主人的无限忠诚。在她的政治生活里,朴槿惠同样有一个无比欣赏自己的主人需要她拿出赵子龙般的忠诚来服务。

 

朴槿惠的”先主“是谁?竞选之时,朴槿惠就已经用一句很著名的演讲充分诠释了她的情有独钟,同时向世人公开了她的”先主“。

 

”我没有父母,没有丈夫,没有子女,国家是我唯一希望服务的对象“。对于终身为韩国政治奔波的朴槿惠,五千万万韩国选民就是她要忠诚服务的”先主“。对半岛北部的战略思路,她会绝对无条件听从”先主“们的主流意见,而不会顺从十年前以自由之身会晤金正日的”余情“。

 

过去是过去,现在归现在。现在是半岛南部的票选大总统,过去是”名落孙山”的政治失意人。过去会四处去流浪,现在要留守青瓦台。过去需要安抚,现在需要服务。过去可发北游之情,现在要存忠南之义。当年的私交“余情”,又如何做得了过去几十年历史遗留下来的南北现在对峙的国家对策之主。

 

既然指望指不上,金正恩在未来的南北对话和国际交往等一系列外交国事上,指不定就要吃亏,吃自己个性和手腕的死门亏。

 

“光明三号”的最终升空,毕露了金正恩在国际交涉上的一意孤行。对于一个大穷之国,这就范了外交大忌。国际社会跟家庭社会一样,财大方可气粗鼻横,国穷需学察言观色,不然就会吃亏。金正恩沾沾自喜得以圆满与成功发射卫星的外交手腕之老到和用兵手段之诡道,恰恰将他陷入了孤立寡援的外交窄局,四面楚歌了原本就有点虚弱的自己。

 

金正日在政之时,美国已悄悄暗调了东亚战略,把美国的国际战略中心放到了一直不起眼因而一直不给眼的东亚。再继续无顾东亚格局以及世界格局的变化,无顾美国的战略部署,金正恩的吃亏也就隐约在望。

 

论游刃美日中朝间,技而绰绰有余者首先当属柔韧有余的朴槿惠,刚烈有猛的金正恩则仍在初出茅庐里。朴槿惠知己知彼,如不出意外,对北之策相信不会偏离女性领导所擅长的以柔克刚,让同盟的奥巴马去独唱以刚制刚,自己唱回“女人柔”,以南韩之柔,克北韩之刚。

 

金正恩如果仍若一意孤行刚猛对外,不迂回,不技术,不去适当美丽妥协,缓和东亚局势之紧张,坚以穷国之趾,硬碰东亚“富人”和外来“富豪”之踵,未来引发一些连中国也不希望看到的不必要的东亚摩擦也是或会的。

 

东亚局势之改善,离不开金正恩、朴槿惠,和奥巴马。奥已五十知天命,是不会逆抗山姆大叔一向以来在国际社会的自赋“使命”。朴正六十耳顺,顺一下同盟国的意志估计也无妨什么。金正恩还在三十待立,有很开阔的空间去适应、学习,和自我调整。

东亚的长安久平还是大有希望的。

 

2012-12-28    权当本博年末东亚寄语      老海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2-12-30  【打印此页】  【关闭
张理军博士
友情链接Link